第495章 弱者的反击(1 / 4)

说实话,海涅的确没想过神是这样诞生的。

但是这一系列解释,完美符合他对元灵、通灵术以及当前四国信仰体系的认知。

按照疯王的强弱之分,信仰是最终得到了双方一致认可的评价标准。

也就是说,神诞生在所有人的妥协之后。

这也就解释了,为什么信仰体系如此自闭,而神明又有着强烈的排他性。

这既是为了维持自身的纯净,也是为了削弱别人。

当一个体系封闭自我,拒绝与外界交流,将一切沟通视为入侵,将一切交流视为窥探时,那么它就必然能阻止旁人染指自己的成果。

最可怕的是,这不是一两个决策者的独断专行,而是民主的共识。

如果说闭关锁国是铁索阻拦,那这完全就是水泥封心的级别。

在这种信仰之下,即便后来者不这么认为,也必须服从决策。

他们就这样失去了更进一步的可能。

海涅小时候听过一个寓言故事,说神明可以满足一个人的愿望,但无论他得到什么,他的邻居都会得到双倍。

于是,这個幸运儿从最初的狂喜逐渐变的烦恼,在冥思苦想了一夜后,他终于决定让神明斩掉自己的一只胳膊。

唯有如此,他的邻居才不会得到让他眼红的幸福,同时又能品尝双倍于他的痛苦。

海涅那时觉得这很荒诞,可如今却很理解。

同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超凡能量的基础法术是互通的。

比如能量通道、能量庇护、能量附着等等。

因为它们本就来自同一套通灵术。

想到这里,海涅忽然搞不清维利塔斯人了。

他们在后来的故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?

他们看起来的确是不同于四国的另一类人,也的确继承了塞翁的意志。

可是他们的行事手段却更加极端……

或许,塞比提加真如疯王所说,被神明彻底杀死,于是他的继承者们——那些最早的通灵师便从中吸取教训,在矫枉过正中逐渐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。

如果把维利塔斯人看做疯王口中的“上民”,这还真是一种轮回了。

疯王似乎对海涅的沉默非常满意,他又开口道:

“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有趣的事实,在我所处的时代,人没有种族之分,只有地域不同导致的微小生理差异。

“但我知道,你们现在有,而且种族的隔阂不止存在于身体特征上,还存在于心里。”

海涅愕然:“你那个时候没有矮人、精灵这些?那拉卡兹为什么是矮人?”

“他是一个例外,而且他是后来才加入的。”

疯王道:“正如我之前所说,不同的超凡力量会对人的性格产生不同的影响,我的上民们始终与力量保持一定距离,不会让它污染自己的灵魂和血脉。

“但那些贱民不同,他们忘乎所以,渴望拥有一切,丝毫不知道什么是节制与长远的思考。

“在我的帝国尚未覆灭时,他们便开始以同类型的超凡之力为标准划分阵营,寻找自己的‘同类’。

“在这种‘同属性超凡者自发聚集’的现象产生之后,神明便开始了分裂,继而出现‘各自的神’,然后,各自的神便对它的信徒开始了极化,以至于生理结构都被影响。

“这很可笑不是么?我的国祚绵延上万年,都未曾出现如此可怕的变化,而塞比提加将力量赐予那些贱民才多久?

“此外,你既然是一名通灵师,想必也已经发现了吧?某些不为人知的变化。”

海涅眼神暗淡,心里没来由泛起一股悲戚。

疯王的话让他想到了一种可能,过高的元灵亲和让他产生了感同身受的悲痛。

“看样子你终于意识到了。”

疯王很欣慰:“这绝对是最讽刺的事,原本为了‘平等’、‘解放’、‘自由’而生的元灵——塞比提加的造物们,它们被自己解救的人奴役、支配,然后异化……是的,元灵也有了‘种族’之分。

“它们就是超凡能量可以诞生信仰体系的基石,是从思维、情绪与意志到能量的桥梁,它们当初从我这里窃走了力量,现在则会以同样的手段惩戒‘异端’,维持信仰体系……

“没什么比这样的结局更令人感到欣慰了,就连塞比提加的死也未曾让我感到如此快意。

“所以,听我说了这么多,你还认为自己的事业不会与那位救世贤者一样走到末路么?”

他问。

“这就是你真正的目的?”

海涅看向王座上的骷髅。

他终于看到了后者的獠牙。

“是的,我不屑于用撒谎的手段来获取你的信任。”

疯王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傲慢。

“我从伱身上看到了塞比提加的影子,你们一样神秘,现在他死了,但我还在,你觉得我们谁是胜利者?”

“啧……”

海涅忍不住咧了咧嘴。

他先往后撤了几步,在面前撑起一面黑色护盾。

疯王:“你干什么?”

海涅:“我有一些话想对你说,但我不确定你听完后会